政协大会集体提案:关于在农民集中居住区建立社会服务自主治理体系的建议
作者:九三学社成都市委员会   发布日期:2011-05-10 10:28:48   查看次数:23963 次
摘 要:

 

引导农民向农村新型社区集中,是我市统筹推进“三个集中”战略的重要举措。据统筹委统计:截止2010年9月底,已累计建成农村新型社区1334个,建筑面积4014万平方米,106.3万农民生活居住条件得到改善。预计到2016年,全市农民将基本实现集中居住。520万农民,180万套房屋,约2亿平方米的庞大建筑体量,城市近半人口生活方式跃变,必然会使我市农村社区服务体系进入一个大量建设和高速发展时期。针对已建成农民集中居住区存在的突出问题,探索破解社区服务体系难题的思路与对策,十分必要。
一、农民集中居住区的社会服务存在的问题
1、社区治理体制不顺,交叉管理问题突出
农民集中居住区的社区居民往往突破了传统的行政区划,但社区治理仍延续着原有行政村组管理体制。各乡镇的具体操作办法不一,社区管理资金主要由各乡镇承担,资金来源渠道单一,使得社区管理经费普遍比较紧张。虽有一些相关指导意见,但至今仍无农民集中居住后统一的社区治理政策。
农民集中居住后,原所属村和新社区的社会管理职能未能有序衔接,存在交叉管理现象。一部分涉及到经济利益的事务,如征地安置保障、集体资产分红、农村大病医疗、社会救助等,还是在原村办理;一部分社区内部事务,如社区环境卫生、治安保安等,主要由新社区管理;其他如党员活动、征兵服役、计划生育等事务,存在原村与新社区重叠管理现象;还有一些事务,如民主选举、党员关系等,主要以户籍为依据,而有的居民户籍已迁往新社区,有的还保留在原村,形成了原村与新社区的关系错综复杂,造成管理上的诸多矛盾。
2、社区公共基础设施不配套不完善
一是农民集中居住区的文化、体育等基础设施不足,安防设施缺失等,很多细节问题考虑得不够完善,如建成较早和划地自建的农民集中居住区普遍是商住混居,未相对封闭;未配机动车和非机动车停车库、垃圾收集房、物业服务用房、安防系统;小区安全管理难度较大,车辆乱停乱放,垃圾堆放无序,排污管道(化粪池)不畅等;二是未建立公共维修基金,开发商撤场后,小区道路等维修和日常管理、清淘化粪池等资金无来源,部分小区的水电户表改造工程费用无着落。
3、农民集中居住区的物业管理混乱
从目前情况看,农民集中居住区社区社会服务的第一难题是物业管理。现在的问题一是政府包揽投入,财政支出难以为继。基层政府为了顺利征地或“集中整理”土地,采取“包揽”农民集中居住区的物管费的做法。如犀浦镇岷江社区772户农民,镇政府年支付物管费60万元,户均777元。如果照此标准,全镇常住人口支出金额将达到全镇财政收入的1.05倍,照此测算全市2亿平方米的农民集中区,即使按市定最低物管标准每平方米0.6元,每年也需12亿元的巨款,这种局面仅靠乡镇政府是无力解决的。二是物业管理公司不愿接手,物管专业化程度低。由于集中居住区农民不缴物管费,政府补贴不规范,专业物管公司往往不愿接手农民集中居住区。如温江58个农民集中居住区中,仅有11个有物业公司进驻,且全部是三级公司;犀浦镇的农民集中居住区由政府成立的犀安物管公司包揽。目前估计有80%的农民集中居住区没有物管企业,由乡镇政府在艰难运作,或是住户自行管理。三是入住农民思想涣散,社区环境堪忧。农民集中居住区的农民普遍的认识是被政府安置入住,加上普遍收入偏低,集中居住后生活成本更高,“吃菜、喝水”都要钱,村集体经济普遍偏弱,对公共财政补贴形成了依赖;有的利用社区公共资源谋利(如房屋出租,也不缴物管费等),清洁、安全等环境状况不容乐观。
二、建立农民集中居住区社会服务自主治理体系的建议
我市农民普遍收入偏低,大部分人无力支付商品房小区的物管水平开支。村集体经济又普遍偏弱,也无力支付物管费。市和区县政府公共财政的适当补贴也只能解决部分缺口,建议解放思想,以住户集体自治实现小区物管规范化。
1、统一思想、提高认识,建立政府管理协调机制
建议把农民集中居住区的后续发展与管理作为一项政治任务来抓,加强对社区治理的领导、监督、管理和考核。建议:一是市上成立专门机构,由市政府分管领导任组长,形成强势牵头部门,负责制定引导、协调、管理农民集中居住区的政策,布置入住后的后续管理与服务工作;二是责任包干,市上相关职能部门、各乡镇应根据各自的职能职责、制定专项措施,把农民集中居住后的可持续发展与管理作为常规工作来做:三是市委政府目督办将该项工作纳入目标考核,实行动态督管。
2、制定农村集中居住区社区治理规划,建立社区与村民委员会的互动关系
建议农民集中居住区原则上应实行“一社区一村”来规划与建设,建立居民委员会与院落(楼栋)小组,建立社区公共服务体系、公共治理体系与互助服务体系,对社区治理进行统筹设计并直接进入农村“四大基础工程”。
建议参照犀浦镇锦园一期的做法,理顺社区治理关系,建立社区与村委会的互动关系。锦园一期社区集中了8个村2440户农民,2007年初成立社区党总支,逐步建立起“社区党组织领导,党员议事会、居民议事会决策,社区居委会执行,其它经济社会组织广泛参与”的新型社区治理机制和互动模式。
3、妥善解决经费来源,构建促进农民集中区社会服务体系正常运转的长效机制
社区服务完全由公共财政包下来长期来看是不可能的,但让农民分担也是不公平的。建议借鉴温江区区财政“三免两减半(多层)”或“三免四减半(高层)”的物管费补贴,和维修基金计入土地整理成本(已建成的小区由区政府以土地收益中计交)、“农民先缴费后补贴”的做法,构建以公共财政供给为主,村组集体、农民、中小企业和民间机构多方参与的供给体制和机制。农民的投入宜多用劳务实现,政府的投入应多用劳务岗位补助(购买服务),投劳与补助均应以自治途径议定。
4、社区物管第三条路:试行鼓励与组织农民自主治理的社区社会服务新模式
主流经济学认为准公共产品的解决办法有两种:一是政府包揽供给,二是市场方式供给,如国务院2003年379号令所主张的城市小区物管法规。但是,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奥斯特洛姆提出了第三种解决模式——保持资源的公共属性,由使用者自主治理。犀浦镇锦园社区的实践证明这是行之有效的,他们在镇政府引导与适度补贴下,在村党支部与村委会的组织下,住户自治、多方参与,使该镇48个“三无院落”(无物管、无门卫、无管理组织)面貌焕然一新,走出了解决社区物管难的第三条道路。
5、大力宣传社区自治,制定政策用经济杠杆引导社区自治。建议政府适当补贴自治服务的费用,出台政策鼓励村组集体发展社区配套服务业,如集体协商物管服务标准与收费,聘保洁员、巡逻队等;优先为自治社区配备社区服务设施,如垃圾堆放运输设施等;区(县)政府应将农民集中居住区的保洁、治安巡逻、绿化等社会服务岗位尽量列为政府提供的公益岗位,并由房管、公安等部门对从业农民进行免费技能培训,逐渐过渡到持证上岗。
社区自治治理虽好,但要让许多农户协商一致是难事,必须要靠党的领导和政府的推动。建议在统筹城乡发展、大力实行农民集中居住的未来五年里,积极试点社区自治这种利人、利已,也利社会、利未来的办法。
共1页 |< 首页 < 上一页 1 下一页 > 尾页 >|
网友评论】 评论总数:0 条【查看所有评论
评论内容:  
验 证 码:    
     
 
 
地址:成都市斌升街9号 邮编:610015   电话:028-86242372  蜀ICP备12022276号
 邮箱: cd93xcc@163.com  技术支持:九三学社高新区委员会
CopyRight©2007   版权所有: 九三学社成都市委员会